非主流道系马猴烧酒

喜欢喻黄,希望和大家一起玩……!

【喻黄】白蛟讨封

番禺的夏总是多雨。深山中少有灯火,此时风起云涌,更是黑压压的一片。

那无情风将树叶吹得哗啦啦地响,园中讨人喜欢的花儿们受了摧残,风过余乱红。

一道雷电劈下,霎时间深山中的道观竟明亮如白昼,只见一白衣男子竟在这狂风之下漫步,气定神闲似踏春,就连衣冠都未曾乱过。

观里的道士们却都没注意到他一般,任由他隐了身形,径直往观里走。

届时,骤雨雷鸣。


黄小道长,姓黄名少天。今年不过十四五岁,道行却是仅次于观中掌门人魏琛,可见其天赋非凡。此刻他心慌得砰砰跳,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得,这符是画不下去了,找本经书随便看看吧。

他放下手中的黄纸,抽出清静经,正准备读呢――喏,那腿儿都盘好了,就等运气清心,却不知是哪位突然就敲了他的门。

他挑了挑眉,那些个师兄师弟定不会冒雨拜访,而魏老大又鲜少自己跑来找他,一般都是托了路过的倒霉弟子去叫他来。

那么,门外的东西究竟是什么,这还不明显?

黄小道长倒也不怕,拿了桃木剑便去开门,深山的雨合着风扑面而来,一些小水滴糊在身上,意外的潮湿凉爽。

门外是个撑着伞的白衣男子,风神秀逸,一双温雅的桃花眼微微上挑,映着烛光在黑暗中朦朦胧胧,更显得长身玉立,气质非凡。

小道长愣在那里――这便是妖,也太好看些了?后山的黄皮子们化成姑娘,都不如他好看呢!

“这,这位兄台,为何深夜来访?”

那白衣男子莞尔,温声道:

“只是隐隐约约觉得同小道长有缘,有些事想讨教。”

黄小道长确定了,这人绝对不是人!深更半夜,前后又无人烟,哪里有人会只觉得有缘就想同他讨教!

不过……就算是妖,只要没见他害人,便是可以容忍的,更何况还长的这么,这么……

“请讲。”

那妖眸中似有幽蓝光芒闪过。

“这里虽是山地,却向来气候温和。如今却大雨倾盆――依小道长看,这是为何?”

此时一道雷火恰巧劈在白衣妖怪的脚边,黄少天一惊。

这哪里还是妖,分明是……前来讨封的蛟!

同人一样,蛟也分善恶。若是善蛟,成功飞升则会成为祥龙,前来报恩。

若是恶蛟……即使飞升也是恶龙,会找到当年给他封龙的恩公,将他杀死。

若是蛟还好说,那龙,他若是不成仙,就绝对敌不过。

一时间他也无法分辨这蛟的善恶,究竟是封,还是不封……



他抬头,对上蛟的眼睛。不知是真是假,蛟的眼里毫无恶意,就连一丝催促也无。只是无奈地,带着些期翼地看着他。

“……”

就是恶龙,惹祸上身,他也认了。



他挑眉笑了笑,语气轻快道:

“许是有龙在此渡劫。”

龙怔了怔,随后垂下眼眸,低声道:

“多谢道长。”

他那声道谢融进一阵温和却强势的风里,直直朝着道长面上去,弄得他迫不得已闭上眼。



再睁眼时,风、雨、云、龙,皆不复存在。风云散去,只有如水的月色照着脚下的石阶与路旁的桃树。观里极安静,少数蝉在那里和别的昆虫一起欢快地叫着,观里四时常开的桃树掉了些许花瓣,轻盈地落在他肩头。

好似一切都只是黄粱一梦。

小道长揉了揉眼睛,一时也分不清究竟是他在做梦,还是蛟真的前来向他讨封――

直到他看见自己胸前用红绳穿着的、银白色的、泛着幽蓝冷光的龙鳞。

……倒是又积攒了一桩功德。


第二日,小师弟急忙忙跑过来敲他的门,蓝溪观来了个生得极好看的年轻人,说是要来观里做居士。黄少天听着新鲜,赶忙跑过去,却看见熟悉的白色身影。

那人似乎察觉到他的到来,回头转身,冲他作了一揖。

“在下名唤喻文州。”

【喻黄】春日喜语 2(师生pa)

广州秋天的夜晚格外迷人。蓝雨高中坐落于老城区,是所教学风格开明的百年老校。华灯初上,昏黄发光的牌坊有旧有新,街边买小吃的小商小贩不少,一眼望去竟有些港片的味道。
喻文州看上去是没决定好要吃什么,询问两个学生。

“喻文州,你能吃辣吗?”

喻文州似乎并没有计较称呼问题,自然地回答:

“还可以,应该算比较能吃的。”

准备请郑轩吃饭的某人若有所思点点头,带着他们往新开的湘菜馆跑。

馆子装潢不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是徽派,也许老板不太在意吧。

黄少天,除去文科课偶尔逃课喜欢打游戏偶尔英雄救美和隔壁普高的社会人打一架之外并没有什么不良嗜好,称得上三好少年。最常见的情况是嘴上狠话放得一套一套的,实践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比如说现在。

刚刚还扬言“吃不穷他”的少年瞬间变卦,提出AA制。郑轩投过去一个“真香了吧”的得意神色,黄少天眼睛一瞪劝他老实一点。

对面两个小朋友的幼稚互动喻老师看在眼里,嘴角忍不住勾了勾。考虑到当代青少年觉得让老师请客脸上挂不住的奇怪内心,非常体贴地答应了这个要求。

“湘菜我不大懂,你们来点?”

郑轩和黄少天交换一个眼神,黄少天伸出手,接过菜单。

“所谓湘菜呢,最讲究色香味。农家小炒肉是它最基本的菜色,基本做好了这个就可以断定这里是一家正宗的湘菜馆。”

他在农家小炒肉上打了个勾。

最后决定的食谱是农家小炒肉、黎蒿炒腊肉、排骨炖莲藕和怕被辣到死点的加多宝,黄少天还特意跟服务员姐姐说了三遍要微辣。

小炒肉里的青椒焖得足够软却又不至于没有一点脆劲,配着炒得金红的薄片五花肉,一口下去又辣又爽;排骨和莲藕都被炖得很烂,汤也很鲜。不过黎蒿似乎不太合郑轩的口味因此遭到他的嫌弃。除了这个外,他觉得把菜单交给黄少天这个点菜能手实在是太正确了。

郑轩吃辣不行水喝太多,走之前跑去上厕所,餐桌只剩喻老师和黄同学面面相觊。

――让餐桌气氛尴尬总归不是好事。

“少天同学平时的兴趣爱好是什么呢?”

黄少天擦嘴:“打游戏。”

喻文州点头,这个年龄段的男生基本都喜欢打游戏,没有落网之鱼,他也不能幸免。

……虽然他们好像不是一个年龄段。

对打游戏游戏这件事没有表现出偏见的喻文州悄悄在黄少天心里刷了波好感度,不过这不能让黄少天真香,喻文州长得再符合他的审美也不行――他是个理科班班主任语文老师!天知道魏老大为什么就不教他们了?这里面没点猫腻他都不信。

但是好感刷了还是刷了,至少黄少天愿意多和他说几句话。

“徒步和登山也很有意思。”

情理之中,黄少天看上去的确是那种喜欢挑战自我的人。

“礼尚往来,该我问你了。喻文州你什么大学毕业的?”

“华南师大。”

“学的什么?”

“教育管理。”

嗯,专业老师。黄少天觉得没什么地方可以挖苦,兴致缺缺去看时间。眼见着外面的天都快黑了个彻底,索性跑到洗手间找人。

“我去看看郑轩是不是掉坑里了。”

喻文州忍俊不禁,这小孩说话怎么这么好玩。

莫约五分钟后,黄少天成功营救上厕所没带纸的郑轩,并抱以嫌弃的态度。

郑轩:我恨。

回了宿舍,黄少天打开灯,冲到电脑前面登录荣耀,小窗敲索克萨尔。

郑轩再次叹了口气,黄少天就跟会女朋友似的,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和他的亲亲说话就难受的慌,还信誓旦旦说是兄弟,你思想怎么这么龌蹉,一点也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早晚要完。

『夜雨声烦:索克索克,在不在?【雪姨拍门.jpg】

索克萨尔:在的。【猫猫喝果汁.jpg】

夜雨声烦:我靠,你终于上线了!今天一天都不见你人影,最近很忙?不过看你心情很好的样子?

索克萨尔:嗯,今天新工作第一天,事情有些棘手所以有点忙。不过之后和好朋友面基了,还是很开心的。

夜雨声烦:哦。

夜雨声烦:……开团吗索克!jjc也行。【期待地搓搓手】

索克萨尔:不了,手头工作还有点后续要做。我记得夜雨还是学生吧?那应该是已经开学了?开学就要好好学习了哦,沉迷游戏可不好,熬夜的话影响听课。

夜雨声烦:好,那我也下了。

索克萨尔:晚安夜雨。

夜雨声烦:……晚安。』

黄少天郁闷下线,气愤地关掉电脑――是谁!是哪个面个基就能让索克那么开心,我竟然还不认识!

已经完澡的郑轩啃了口薯片,看见火冒三丈合上电脑的黄少天,瞬间就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郑轩:“你的亲亲索克被别的小妖精勾走了?吃醋了?”

黄少天:“……滚!”

于是两个半大小子在互相挠了一波痒痒之后气喘吁吁躺在床上。

“黄少,去洗澡吧,早点睡。”

“?”

好的,吃他亲亲索克的醋又错过重要消息,第二次了。

“明天早自习泰哥看的,这次别怪我没提醒你。”

黄少天一愣,半晌后反应过来,风风火火跑进浴室,觉得不对又风风火火跑出来拿了换洗的衣物,“啪”地关上门,不忘怼外面悠哉游哉的郑轩:

“你怎么不早说!!!”

【喻黄】春日喜语 1(师生pa)

G市的九月天气依然炎热,几乎与夏天无异。黄少天从网吧走出来,热浪滚滚让他忍不住皱眉,就连通宵带来的困意也给热醒了不少。

他从网吧旁边的便利店买了盒可乐就往学校走。

老实讲,他今天并不想去学校。可是开学报道,这才第一天,迟了或是翘了未免太不够意思。

之前宿舍清理都是郑轩一个人弄的,这次再不回去估计就要被他手刃了吧……

黄少天低头,表情沉痛,喝了一口可乐。

果不其然,等他去宿舍找人的时候郑轩已经一脸怨念地看着他,表情神似日本那种讨你命数的妖魔鬼怪。

“黄少,整个暑假,我一上线就看见你和索克萨尔组队打怪,这也就算了,住宿生比走读生提前一天报道你竟然不来宿舍。啊真是压力山大,我还替你收拾了,一看你又在和索克萨尔开团。黄少你说,你是不是要弯了?”

黄少天看着郑轩那苦大仇深的脸一时间再厚的脸皮也有点撑不住,清了清嗓子拍肩:

“天哥我是钢铁直男,不搞基,我和索克萨尔那是纯洁是革命情谊!阿轩,不容易。……晚上请你吃校门口的烤冷面?”

郑轩撇嘴,有些嫌弃道:“不要拿吃的收买我黄少,我像是那种人吗。”

“隔壁街的湘菜馆。”

“……成交。”

黄少天看了一眼郑轩把自己上学期留下来的被褥洗干净之后铺床上,不禁感叹这或许就是友谊的力量。

“对了,黄少你知不知道我们换班主任了?”

黄少天眼睛瞪的老大,对这个消息非常不满意,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什么?谁?谁把魏老大换走了我靠??”

郑轩略带同情地表示,本来你上学期期末就应该知道的,可惜你在和你的亲亲索克开团。

黄少天:……日。

郑轩看了眼表,拉着他往宿舍外边走:

“快到报道时间了,咱们差不多得往教学楼跑了啊。”

到操场的时候黄少天还是忍不住:

“咱们的新班主任是谁啊!”

“好像是魏老师的学生,小道消息称他叫喻文州。”

“怎么文邹邹的?”

“……他是个语文老师。”

“卧槽?!”

这会他正推开教室的门,这么大一声,难免吸引全班的注意力。

这么干站在那里,绕是黄少天也会有些尴尬,于是他试图把刚刚在脑内形成的魔鬼计划说出来:

“我听说,咱们的新班主任是个语文老师?大家对这个有什么看法没?”

跳级天才卢瀚文:“我觉得我们应该给校方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大心脏宋晓诚恳道:“我觉得,咱也算是市重高的理重班的学生,虽然我们文科成绩确实不太理想……但是找语文老师当我们班的班主任,是不是欠妥当?”

班级天使徐景熙:“我也觉得这样不太好。”

“各位。”

黄少天表情严肃,显然体现了他对语文的苦大仇深和对还没有见到的新老师的不爽。

他猜,这一定是一个酸唧唧的酸腐老师,就差之乎者也了,估计还有旧时代的落后思想,眼镜片可能有酒瓶底子那么厚……

“我们要不要起义?”



喻文州进教室的时候,只有一帮大小伙子的班级里闹哄哄,聊天的聊天打游戏的打游戏,对于“班主任已经进班要开始说事”这件事情丝毫不在意。

喻老师站在讲台上,看了一眼乱七八糟的班级,无奈地叹口气。

也是,半大小子们凑在一起难免会折腾一些……不折腾才会奇怪吧,这样也挺热闹的。

男生们看见他们斯斯文文的新班主任,暂时给他面子地安静下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毕竟好戏还在后面。

年轻的语文老师清嗓子,开始自我介绍:

“嗯……同学们好。我是喻文州,今后就是大家的班主任,同时也是大家的语文老师。那么,这是我的手机号和邮箱,大家有事就可以找我。”

粉笔在黑板上划,发出有些尖锐的声音。

胆子肥得堪比二百斤胖子的黄少天率先举手,毫无求生欲:

“老师,我有一个问题想问。”

写字声戛然而止,喻文州回头――这是那个自己之前决定特别关照的学生。

“想问什么?说吧。”

黄少天雄赳赳气昂昂地站起来,声音洪亮道:“喻老师,您一个语文老师跑来当理科班的班主任,是什么让您觉得您能升任?”

刚刚喝了一口水的郑轩水都要喷出来了――他没想到黄少天竟然问了这么大胆的问题,这个祖宗哟这可怎么收场……

丝毫不怂的黄少天其实是有点意外的,他没想到这个老师竟然长这么好看,而且眼镜片也不是很厚,看起来度数不高的样子。

……就算是帅哥也不能心软!这个老师看起来就不是好人!

“帅哥老师”也愣了,他没想到上来就是这么锐利的问题,沉吟片刻,故作不了解这位学生,道:

“这件事情我的确想过,你叫什么名字?”

“黄少天。”

“好,谢谢少天同学的关心。没有人规定语文老师不能来做理重的班主任,况且班主任更是类似于临时监护人的职务,与班主任所教学科没有太大关系。况且,既然来了,那么我肯定是相信我能够升任才会做出决定。”

黄少天无法反驳他,但从他瞪着老师的眼睛来看,他显然不认同这个说法。

连“起义军”头头都被压制了,显然高二(1)班的起义活动就这么告一段落了,下次起义有待商讨。

“那么接下来介绍本学年主要活动……”


被讲台上的老师告知下课时,黄少天是教室里第一个冲出去的,并且还拉上了郑轩。

郑轩:???

由于每个学期发的教科书都很多,所以学校会要求他们带行李箱――住宿生的好处就体现在可以直接从宿舍里拿,美中不足之处就是他们的箱子一般比较大。

所以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像黄少天一样提着个大箱子里面的书还在框框乱晃并且还能健步如飞都,比如郑轩就不行,现在他想打爆黄少天。

“黄少你干嘛呢!”

“我们的新班主任真是仁慈,竟然三点就放了――他可能只有这个优点吧!这不赶紧拉着你跑了生怕再摊上什么麻烦事,比如选班长之类的。”

“……那您可真是高瞻远瞩。”

这其实完全没必要担心,就算刚刚分了文理科所以重新分班,现在高二理重的也基本都是原来高一理重的人,今年的班长也肯定是宋晓(虽然黄少很有威信但是在老师们看来简直就是优等不良啊!)。

因此郑轩推测,他是想趁还没开课赶紧和索克萨尔享受最后的网游畅玩时间吧??

“不知道索克在不在线?”黄少天打开电脑若有所思。

果然!

郑轩痛心疾首,只能眼见自己的直男室友逐渐弯成蚊香。

可惜的是索克萨尔的头像并没有亮起来,黄少天有些失落地关掉电脑,开始整理新学期的教科书。

他们这间宿舍采光还不错,不过早上的时候窗帘忘了拉开,导致室内昏暗。

然后郑轩就听到打开了语文书的黄少天念念有词:

“卧槽要学这个了?看上去就背起来很麻烦啊……啧这个!”

一边逼逼叨叨眼神逐渐凶恶,他的好室友深刻体会什么是“地狱空荡荡,黄少在人间。”

好在黄少天不想再给自己找不快,把书扔到一边就开始刷数学竞赛题,说是要放松一下心情。

郑轩苦哈哈表示不是很懂你们学霸的放松方式,然后拿着物理五三开始刷。

刷题总是会让时间变快,两套卷子下来也是晚饭时间了。黄少天不死心地打开电脑一无所获,认命拿上钥匙钱包出门准备请郑轩吃饭。

冤家路窄,黄少天转角遇到喻文州,正想赶紧跑回屋里,他的好室友就毫不知情地把宿舍门锁上了。

黄少天一脸想要吃人。

迎面走过来温文的语文老师似乎也没想到会遇到他们,他礼貌地问好,并且询问要不要一起吃饭。

黄少天咬牙,小声冲郑轩说:

“去!当然去!反正肯定是他请客,看我们吃不穷他?!”

郑轩点头给他竖大拇指,黄少,太狠了。

看见我之前几条不要惊讶,我就占个坑慢慢填。

黄少天生贺24h搞事大队了解一哈

我是来拉低整体水平的……

芬达仙仙:

他是肆意张扬的少年,是赛场上寻觅时机一击必杀的剑圣


我们可爱的少天儿就要十八岁成年了


我们在三次元等着他一赛成名




活动tag:黄少天十八岁24h搞事大队


点订阅不迷路双击666跑车巨轮刷起来!(什么沙雕)




主催:芬达 @芬达仙仙 




活动时间:8月10日当天0:00—23:00




内容:少天中心向和少天cp文(反正就是很杂什么都有,跟多啦A梦的口袋一样)




下面是成员分布——


0:00 @江湖神棍厌阳君 


1:00 @来口冰工厂 


2:00 @名著使我快乐 


3:00@钦袖 


4:00 @洛寒 


5:00 @涸辙无墨 


6:00 @来口冰奶昔 


7:00 @那撒修 


8:00 @想吃烤面筋 


9:00 @安琳「主混全职」 


10:00 @北川有暖 


11:00 @扶柒 


12:00 @可乐酱酱 


13:00 @苏漓-Tear 


14:00 @叶随秋去有点儿寒 


15:00 @夜雨声烦在孤舟 


16:00 @芬达仙仙 


17:00 @方方方方不是诀 


18:00 @今天的黄少天没有吃秋葵 


19:00 @龙月 


20:00 @非主流道系马猴烧酒 


21:00 @白洛漓 


22:00 @夏清明-懒癌患者不容反驳 


23:00 @diyikeaixunianwei 



【B萌应援】距离比赛结束还有大约十二个小时

“少天在看什么?”喻文州好奇的走过去,似乎是想提醒他职业选手不要过度用眼。

“知道b萌吗?就是另一边的那个比赛!会选出我们这边人气最高的。去年是老叶,还记得不队长?”黄少天转过身看喻文州,神情难得严肃。

喻文州看他表情,回答:“知道。发生什么很严重的事了?我看看。你很在意自己的输赢?晴明确实很强啊……但你人气也很高,如果真爱票留到明天投,赢的几率还是不低的。”

黄少天心里“靠”了一声,道:“我不是说这个啊队长!这种比赛我剑圣还输不起吗,你好好看看你自己啊我的好队长!”

晴明领先喻文州两万多票。

“不用这么担心。我看对方也不是那么的轻松。实在不行,就当今天给你开路了?赛场上不都你第一个保护我方索克萨尔吗,今天为你披荆斩棘一次?”

黄少天没说话。

他叹了一口气,凑到他耳边:
“少天,距离比赛结束还有十二个小时。我现在去发个微博应援一下自己,你觉得来得及吗?”














求大噶真爱票留着明天保燃王!!今天普票连击怼晴明,赢最好,赢不了就缩差距!谢谢大家!!

我们很无奈,我们被LOF盯上了PB了还拒绝解封

橘清酒:

前天写了一篇请求,发表一些个人对于这次LOF的更新的意见,没想到得到大家的热烈反响,也因此收到大家广泛支持,甚至有来自IT行内人士的意见,觉得有必要在此综合各方意见,给大家一个反馈,也给LOF一个总结。


再次恳请路过的各位若觉得此文有理请继续支持LOF看见,让大家看见,若觉得需要补充,或者不认同,欢迎评论,再此谢过。


 


以下是上次评论里面大家反映最多的几点


1订阅版面排版杂乱,不美观,界面太大,影响视觉。希望优化排版的同时,能够缩小浏览界面,保持更新前的页面大小,至少能够保证一眼能扫到不少的文,而非现在三到四篇。
2更新后,诸多用户对于搜索完tag直接默认最热表示不满,大多用户希望看到的是新作品。来自热门作品的大V用户普遍有关注,首页刷新就能看到,大家更想看到最新的其他作品。
3更新后热榜的热度,请把推荐的数量也算上。
4图片无法打开的情况,希望能想办法改进。另外更新里之后的订阅tag,长图非常占版面,希望可以折叠。
5疑似限流问题,关注了用户,却无法及时在首页看到对方的更新,导致作品阅读量急剧减少,影响用户体验。


 


关于这次更新,LOF有一个明显的倾向,那就是有意帮助专业粉多的大V户。而这次更新之所以得到大家激烈的反映,说白了就是“最新”与“最热”的矛盾点,再深一层即:


普通用户利益VS专业用户利益


 


LOF里大多数专业户(除非其他平台的大V空降),基本都是从零开始,是从一个普通用户发展而来的。当两者的利益发生冲突时(最新与最热),LOF更应该优先考虑哪方的利益?


 


答案是普通用户


 


普通用户希望的是被关注,它有对lof用户粘度。而已经有自己稳定的粉丝群,有个人实力的大V户,他们希望的是更多的关注、更多的收益,甚至是谋求更广阔的个人发展空间。LOF作为一个小众半封闭同好创作平台,粉丝上万并不容易。从收益来看,靠用户打赏的收益远不如出本子出周边来得快,加上LOF没有包装资源和作者服务,一旦大V户们觉得时机成熟,便会离开LOF,去资源更多的大平台发展,因此大V户没有用户粘度


 


在LOF里,核心用户即创作者,他们从创作中得到了归属感和价值感,才有动力继续进行高质量的产出,才能源源不断吸引新读者进驻。


因此,如果连创作者在使用的过程中都得不到满意和舒适,谈何继续创作。


 


普通用户作为LOF的核心用户用爱发电这就是同好创作中最基本的原则他们的要求很简单,平等的被展示,靠自己的实力得到关注和认同。希望LOF能重视此次的更新,多从用户角度出发去考虑问题,才能谋求未来更深远的发展。


 


其实普通用户的利益跟大V户的利益并不矛盾,像前一次打赏更新,对大V户的扶植并没有损害到普通用户的利益,因此反响不如此次激烈。比如众所周知的,画手相对要比文手更容易获得关注,视觉冲击总是有优势的,LOF的关注点更应该放在如何减少这种不平等,而不是加剧它。


 


另外作者经常收到的都是红心和蓝手推荐,评论的数量相对较少,关于读者与作者之间的互动,是否可以增加自动回复功能?


 


以上专业评论来自用户:牙牙菇娘


上次那篇是我写的,朋友代发,但她被PB了,我只好用自己的号发了。


最后肯请lof官方重新思考战略问题,注重用户体验,优化版面。也希望lof越来越好,未来网络创作的环境越来越友善。


 


致谢